|

福州白湖亭医院
    安卓平台客户端下载

  • 完本小说
    优势升级版
  • 繁体版
    各种活动
    简体版
    手机版手机版
    福州白湖亭医院
    APP特色
    > 金尊注册
    ios下载平台
    > 哪有什么守得云开想要月亮就上天

    哪有什么守得云开想要月亮就上天

    福州白湖亭医院提供了小说《金尊注册》金尊注册是一款极具哈尔滨当地特色玩法的手机麻将游戏,游戏中具备上听吃三家、宝中宝、庄家点炮不多输、点炮包庄等多种特色哈尔滨麻将玩法,能够给喜爱哈尔滨麻将的...

    楚天举着火把往草铺方向仔细打量,刚刚火光摇曳竟是没发现这草铺的旁边居然还有一处凹陷,那凹陷仿佛个置物橱子,也不知道是天然的还是人工凿的,里面却是收纳着几件东西。拿起其中最长的一件,“这是把海盗刀?”楚天复又拿起旁边放置的奇怪的匕首,“这把小匕首怎么还有个尾穗?”一番把玩,发现刀柄尾部连着个尾穗,那穗尖上居然拴着一个尖锥。“这奇怪的匕首也不知道怎么用,不过挺锋利的样子。海盗刀虽然有些锈迹,打磨一下应该还能用。”海盗刀边还挂着一根腰带,应该是用来挂海盗刀的。收纳好海盗刀手里依然把玩着匕首,楚天又看了看其他东西,凹陷里还有一个手摇式手电筒,拿起来摇了两下手柄,手电筒慢慢变得明亮,果然还能正常工作。一把组合工兵铲,铲头保养的还不错。还有一卷绳子,捡起来用力拉了拉,还挺结实的,旁边还靠着一个行军背囊,上面积了薄薄的一层灰,稍微拍了拍,掸掉灰尘,楚天觉得手感很轻,里面应该没东西了,不过这么大的背囊装东西也很不错。“这些东西都已经积了一层灰,原本住在这个洞穴里的人也不知道是已经获救了还是出了意外。”楚天把东西都拿上,想了想,“不知道那只棕熊是不是还卡在那里,既然有武器了,我回去应该能搞定了吧。最好是能把它杀了,要不然它记恨上我也是个大麻烦。”又四处仔细查看了一圈,再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,楚天再次检查了一下收获,便自信满满举着火把朝洞口走去。“得想个办法迅速干掉它,万一它吃痛挣脱了束缚那就再没机会了。”把玩着匕首楚天思考着如何能果断解决了那棕熊,“要不然弄个绳套把它头先套住,再给它来个一刀枭首。”心中有了计划,楚天的脚步又轻快了几分,没多久就回到了洞口。棕熊的脑袋依然卡在洞口,见楚天打着个火把回来,只剩一只独眼仿佛闪过一道嗜血的光芒。朝着楚天一声怒吼,棕熊再次挣扎了起来,似乎是在洞外疯狂的拍打着山壁,楚天竟感觉到整个山体都在震动。见到这阵仗,楚天登时头皮发麻,心中刚升起的自信不禁又被消减了几分,但眼前的情况不允许他多想,只能硬着头皮上了,被这棕熊脱出去了,那就会被困死在这山洞里。将火把插在洞壁一处凹陷,拿出绳子绑了个绳套,楚天也慌慌忙忙的朝着棕熊的脑袋便扔,来来回回的扔了四五次却都套了个空。心中暗暗叫苦,楚天不停地告诉自己要镇定,又给了自己一个耳光让自己清醒,挥舞着绳套用了个巧力往熊头上的石壁上一甩。绳套一跳一翻,刚好套住了棕熊的脖子,下意识用力一拽,这回总算是套住了,拉长绳子捆在一块大石头上,楚天终于把一直悬着的心放下了。“再等它挣扎一会。”楚天拔出海盗刀和那匕首,缓了缓向绑棕熊的另一侧绕过去。楚天小心靠近过去就想解决棕熊,可那棕熊不想坐以待毙,在其靠近时突然熊掌拍了过来。“不好。”尖叫着楚天马上退后避开了这掌,再看去时见棕熊恶狠狠的看着自己,熊掌接连拍动。楚天额头冒冷汗,仔细看去发现洞口左右一点位置刚刚好,能够让熊掌探入来,皱着眉头说:“竟然不想让我靠近,还挺聪明的。”又看到棕熊不断的用力去扯,绳索都笔直起来,有可能会被拉断。只好咬了咬牙又继续朝前移动,靠近后突然间用海盗刀直刺棕熊的喉咙,噗的声音闷响起血水涌了出来。吼。棕熊受伤疼痛发出咆哮声,眼神凶残的看着楚天,同时更加用力的拉扯绳索,想尽快的弄断摆脱困境。“去死。”知道机不可失楚天虽胆寒可还是又小心翼翼的靠近,眼准手快又是一刀插入,竟然没入了一厘米。棕熊叫得更加大了,同时加大力道去拉扯绳索,令得绑着的石头,都有些晃动起来快要承受不住。“这一次必须要刺中眼睛,这样它的威胁性会大大的减小。”楚天全身都是冷汗,倒吸口气手用力握紧海盗刀,朝前慢慢的移动。眼看着楚天又过来,吃亏了的棕熊张口就狂吼,想要逼得楚天后退。“我不杀你,你对我们所有人,就是一个大威胁,所以必须得死。”看着棕熊楚天大叫着又过去,海盗刀快又准确一下就插入了熊独眼里面,令其实痛苦得嗷嗷叫。同时啪的声音中,绑着石头的绳子断了。棕熊马上让头退出洞口,又退后七八步,用熊掌去扯脖子上的绳子。可因为套紧了又失去视力,弄好几次也不能扯开,气得锤锤心口。这时候楚天胆壮一些爬出窄洞,举着海盗刀手握匕首紧盯着棕熊缓缓地移动,想趁机干掉棕熊。依靠气味判断位置,棕熊又朝楚天冲过去,发出如雷的叫声,熊掌胡乱的左拍右拍。“畜牲。”楚天看得心惊肉跳,暗骂着连忙左闪右移避开可怕的熊掌,怕挨中就骨断重伤,在岛上又没有医院和判死刑差不多。噗。好不容易又出现机会楚天欺身过去,海盗刀一下就插入棕熊心口,血水顿时溢出许多染红了肚皮。一击中后楚天又马上抽刀连忙后退,怕棕熊临死发疯,躲得远远。果然是有先见之明,只见棕熊还没有死,步伐踉跄的又向楚天追过去,显然恨极楚天想拉着一起死。“妈的,这是什么怪物,还不死透。”回头看着棕熊就在自己身后三米,如同恶鬼索命的样子,楚天心就扑通扑通的狂跳,同时也气喘吁吁朝木多的地方跑。棕熊紧追不舍,一直又追了半个多小时才支撑不住,突然跌倒挣扎几下就眼睛圆睁着死去。“也烧了吧,免得引起恶臭和疾病。”见棕熊已死楚天抹了把冷汗,就走开收集干树支和草叶搬过来放在棕熊尸体上点了火,很快就形成大火团还发出恶臭气味。楚天没有守着只是弄好防火措施就拿着从棕熊脖子上解下的绳索,原路返回之前的哪个山洞里面,将手摇式电筒放入行军背包。又拿起工兵铲和一卷绳子就下山,回到山洞时见到苏雪等几女。“那头棕熊已经被我杀死,暂时应该不会有危险了。”楚天放下背包和东西,边笑着说话。“太好了,不然都不敢到处走了呢。”苏雪听得大喜,就连询问楚天有没有受伤,还有事情的经过。也没有故意夸大,楚天将事情简要的讲了一遍,听得几女表情又惊又是担心反复着变化。当听到楚天主动攻击棕熊,几次后终于得偿所愿杀死棕熊,几女都眼里浮起崇拜的目光。“对了,冷总回来了吧,我怎么看不到她?”坐下来休息恢复不少体力的楚天,看看周围没看到冷颜卿,感到奇怪就问了出来。之前可是叮嘱过她在自己与棕熊动手时,就下山离开,应该是回到营地的。

    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    各种活动